柠檬瓜

翻译&转载
主号@柠瓜
那里只放自己的东西所以别去看了丢人==

【杂谈:赛星问候语】


sunderedstar


    大黄蜂看见了查莉摊开的双手,于是 - 在没有任何记忆、被吓了个半死、完全靠本能行事的情况下 - 他往前倾让自己的面甲贴上了她的手掌。

    我想把那当成一种赛博坦战前特有的习俗。那就是你问候朋友与亲人的方式 - 把头枕在他们的手掌心里。大黄蜂此时是一无所有,但查莉做出的动作唤醒了他掩埋在内心深处对一个安全的依靠的渴望。

    接着战争开始了,你就会使用一个能自如控制的面罩遮住你的脸,因为,有谁会在战场上为了一个亲昵的表示就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出来?


sunderedstar


    我得详尽一点 - 例如参考IDW漫画的语义。你将双手贴上对方的面甲,然后其中的传感器/电路就会自动向对方传达数据化的情感。扇一巴掌能带来的疼痛将会剧烈许多,当一名敌方战士发自内心的仇恨打到面甲上那些本该用以感受温和触碰的敏感神经,

    小小的人类和他们的神经末梢起不到同样的作用,但是他们的动作也一直都显得很轻柔。


spockandawe: 

    

    哇哦,那么现在想想:俱五刑

    官漫给了很多可以拿来发刀的设定,不只是在纸页上,想象一下,那些被降级的光学镜和发声器,就算你得到了另一张面甲,你也永远回不到从前了——

    现在,再考虑一下这点,他们把这个非常私人、非常亲密的交流方式从你手中夺走。没有双手,没有面甲。你再不能用这种方式触碰他人,但更有甚者,也没人能再用这种方式碰。没人能再给予你这种依靠,这种亲近感,因为那些神经元早已与面甲的其余部分一同被从你身上剥下来了。


内容来自Tumblr,以上翻译含对话原地址链接。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