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瓜

翻译&转载
主号@柠瓜
那里只放自己的东西所以别去看了丢人==

【授权翻译:Reise ohne Ende 无休止的旅程(19)】

目录及须知

(18)

(20)

分级:pg-13

————————————————————

第十九章

 

醒来时大黄蜂的显像器噼啪几下才慢慢上了线,一晚比往时长了许多的觉让他感觉光镜前朦朦胧胧的。四周的环境裹上了薄薄的一层雪,在勉强爬到了冰点以上的温度下正缓慢消融,流水柔和的滴答声形成了这死寂沉沉的自然中唯一的声响。

大黄蜂伸了伸手指,仍是一片蒙的处理器还在疑惑着那股僵硬感是从何而来的时候他低头就看见了那些大得多的黑色手指正握着他的手。闪电的。大黄蜂的视线顺着他的手臂移到了他的面甲上,红色,他的上唇带了丝以往讥讽般难以察觉的颤动。大黄蜂轻笑几声让自己放松了下来,往闪电的怀里钻得深了一点听着他下线引擎那阵安静的轰鸣声。

他没有想到自己会在闪电的怀里睡着,不过他也没有要抱怨的打算。闪电暖极了,他的机身融化了不少夜里飘到他们身周的雪,令雪水在他们周围形成了一个湿哒哒的圆。大黄蜂低头看着自己的足尖然后把自己往闪电腿上贴得更近了些——闪电显然睡得太熟了而没注意到,只是把大黄蜂的手握紧了一点,排气扇缓慢转着带入了一阵清冷的早风。

大黄蜂四处望了望,想着他是不是该把闪电叫醒好重新上路。在他们走了这么就之后底特律应该也没多远了。他们可能离目的地只有几天,甚至更少,而那个想法令大黄蜂兴奋地扭了扭。

只有一会儿。

他的确想回到汽车人之中,他对这点很确信。但要把闪电留在身后,逼迫自己忘却他们一路走来所发生的全部... 大黄蜂一点都不喜欢那个主意。他把自己的手指钻到了闪电的之间,感受着他指缝中残留的那丝暖意,对自己轻轻笑了笑。

他选择了让闪电继续睡。现在已经没什么匆忙的必要了,如果他们离底特律真的有他预料中的那么近的话,额外几个小时不碍事。他再一次合上了光镜,感受着闪电的双手握紧他的,看着对方做梦时发声器中泄出了一声嘟哝。大黄蜂禁不住咧开了嘴。

最起码他不再做噩梦了。

 ——————————————————————————————

“过来吧,大黄蜂。我们还有路要走。”

闪电,有些莫名地,觉得他好像是在拖着大黄蜂走,看着大黄蜂以一种一反常态的缓慢步伐开始了他们的例行旅程。不过闪电选择了不发表任何言论——那不值得费这么多功夫。他隐隐觉得大黄蜂是故意在拖延的,不想那么快到达底特律,但那念头很快就因为太过荒谬被他驱走了。大黄蜂当然会想回到他的基地,回到他的团队中,回到那个他们留着做宠物的人类幼体身边。他叨叨这些都唠了几个星期了,他有什么理由会现在改主意?

松软的白雪在闪电脚下塌陷,大黄蜂在他身后跟着,似乎有些不悦。地面上的雪湿极了,被他迈出的每一步压得滩在一块儿,把土地和雪水混合变成了一种烂泥状的东西。而且那也很重,附着在闪电脚底下显得沉甸甸的,水珠时不时顺着枝条滴下来打到闪电的肩膀上。四周死寂沉沉的气氛也就一样紧绷,白雪铺成的地毯糊住了除大黄蜂闷闷的脚步声之外的任何声响。

大概十分钟之后闪电叹了口气,一阵阵暖空气从他的排气扇里呼出来。他转过了身看着大黄蜂。

“你今天挺安静的,”他评论道。

大黄蜂的反应就好像他并不知道这结论是从何而来的,随后一个不自然的笑容在他的面甲上蔓延了开来。强迫的,闪电判断道。

“只是有点累,”大黄蜂耸了耸肩。

“你确定么?”闪电说,突然开始担心是前晚上依偎着睡的行为让那小汽车人有些不高兴。“如果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告诉我的。”

“我知道,”大黄蜂说,一脚踢上了一个小雪堆然后看着它扑嗒 一声落回到地面上。“我只是有点累,真的。”

“你睡得还好吗?”

大黄蜂的排气扇突然发出一阵嘶嘶声刹住了。闪电假装没注意到,仅是歪了歪头等待着一个回答。 

“嗯,”大黄蜂说。“肯定是睡歪了还是怎么的。关节有点酸而已。真的。没事儿。我保证。”

“你——”

“闪子。”大黄蜂往前迈了几步走到闪电身边然后把一只手搭上了闪电的胳膊,面甲上的微笑之中似乎带着几分忧虑。“我很好。真的。不用老这么担心。”

闪电叹口气点了点头。他望向前方想要看见任何自然之外的事物,想着他们离底特律到底有多近,但他视野中所出现的就只有树丛,树木,和更多的树。他真的开始痛恨这些碳基植物了。

 ——————————————————————————————

大黄蜂努力试着表现得正常些,对于闪电能察觉到自己的情绪波动这点他不确定自己是该心烦意躁还是受宠若惊。又不是说我能控制,大黄蜂想着,试着为自己的行为辩护。不想离开自己的朋友是正常现象。没事的。

他一边走路一边走神,看着白雪在自己脚下被压实,抱着自己的胳膊,时不时打个寒颤,感受着大颗大颗的雪水滴到自己头雕上然后顺着面甲滑下去。他本能地抹开了那些水珠,深陷在自己的思绪当中,希望自己能想出个故事来打发时间。

难以置信,我居然能和闪电交朋友,他闷闷不乐地想着。我都不确定自己词用没用对?天,我回去的时候工头肯定得困惑死...

深陷在自己的思绪中的大黄蜂直接撞上了面前突然停下来的闪电,后者的单筒镜来回伸缩着。大黄蜂抬起一边眉梢,往前走了几步。

“看见什么了?”他问。

“是的,”闪电说道,光镜眯紧了注视着远方某些大黄蜂看不见的东西。“有一块很大的山岩构造物体挡在了路中间。”

“‘很大’是多大?”大黄蜂说,往前瞥了一眼。

“我看不见它的全貌,”闪电说道。“所以,挺大的。”

一丝希望在大黄蜂的胸腔里燃了起来。他戳了戳闪电的手臂。“所以我们得把行程延后一点?”他问,试图抑制住自己那股莫名的兴奋感。

“理论上来讲,”闪电说,再次迈开了步往前走,大黄蜂紧跟在后面。“不过我认为我们应该可以攀过去。我可以在我们到了的时候再仔细判断。”

“绕开走会容易点!”大黄蜂坚持道。“不对吗?到现在这样,我不觉得去底特律要花多久有多重要了,反正已经过了那么久,多几天无所谓的,对吧?”

“我更担心我们会走丢,”闪电反驳。“如果又走偏了,谁知道我们会跑到哪里去?”

“底特律那么大!走偏一点点没关系的!”大黄蜂说道。“对吧?”

“正确,但拐出这样一条道路可能会让我们碰上人类,”闪电说。“而且——”

“是啊,是啊,我知道,不能接触人类,”大黄蜂嘟囔着,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我们先看看吧,行吗?我不觉得你这个状况会适合玩攀岩。”

闪电低吼一声,面甲锁到了红色那张上转过来瞪着大黄蜂。“我应付得来,虫子,”他。

“你还说我倔,”大黄蜂轻笑起来。

“我只是不觉得你会被拖延,”闪电讥讽般反驳道。

大黄蜂生气地皱起了眉头,抱着自己的胳膊。“我不!”他说,反正只有一半算撒谎。“但是我也不想让你在我们离底特律这么近的时候摔下悬崖死掉!那样的话我们互帮互助了这么久还有什么意义?”

。闪电的冷笑让他的嘴角弯了起来。“意义?”他反问道。

“是啊,”大黄蜂简短地说。“如果你断了线然后我被虎子们抓了,结果发现我们才,像说,有一公里就能到底特律,我准得把你复活了揍一顿。”

“记下了,”闪电说道。“那就这么决定了吧。我们会先仔细观察一下那里的地形。”

“好。”

“然后攀过去。”

“然后决定要不要爬过去!”

“嗯哼。当然。”

 ——————————————————————————————

闪电抬头注视着面前的山崖,试着在脑海中构建另一侧的模样。大黄蜂仰着头,下巴脱臼了一样张着。闪电忍回想笑的冲动俯下身,手指托在大黄蜂的颏下帮他合上了嘴。

“也没那么糟吧,”闪电说。

“我坚持认为我们应该绕开走,”大黄蜂说,双手插在了腰上。“上面盖着的全是雪!”

“那雪已经准备融掉了。”

“好啊,那上面盖着的就是雪水,”大黄蜂说。“所以上边儿肯定是又湿又滑。不错的计划啊,漏电的。”

“也没那么糟吧,”闪电重复道,伸手摸了摸面前的障碍物。那斜坡显得挺缓的,直到大约半山腰的地方开始变得愈发陡峭,形成了一个就连健全的赛博坦人都很难继续攀爬的角度。但闪电已经下了决心要翻过去——他是不想走偏,但他同时也是在希望这一切快点结束。他想要让自己的变形齿轮能重新运转,要自己的腿能再好好走路,要自己的油箱不用继续维持这种半饥半饱的状态,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想驱走自己线路里那股莫名的扭曲感,那阵自从他们找到了通往底特律的直达路线之后就一直在逐渐蔓延的感觉。他不想继续思考当他们分道扬镳时可能发生的一切。他只想把路走完了,本着长痛不如短痛的心态赶紧把那绷带撕了。不过大黄蜂显然并不抱有同样的态度。

“绕开走也慢不了多少的,”大黄蜂坚称,往左边跑了几步,光学镜在面前的石壁上打着转。“我是说——好吧,可能有一点点,我看不见这到底有多长...”

“我也不行,”闪电指出。“我们可能会大幅度偏离原定路线的。翻过去不会那么冒险。”

“那也不是没道理,但要是你的腿撑不住了怎么办?”大黄蜂说,叉着腰走了回来。“没那么冒险,但是危险得多了好嘛?”

“那些是近义词,大黄蜂。”

“才怪!”

“我们得翻过去,”闪电说,话中没留半点质疑的空间。“你也想尽可能快地回到汽车人之中,不对么?”

看见大黄蜂停顿了一下才回答让闪电有些讶异,他的声音有点结巴。“是-是啊,”大黄蜂说。“对。尽可能地快。”

他似乎并不怎么高兴,而闪电趁着这短暂的沉默开始了自己的攀登。大黄蜂的迟疑只让他更想直接越过这个障碍好继续向底特律行进了。那水泥森林组成的地平线说不定就在山崖对面。而那就是他一直以来所期待的... 不是么?

闪电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单筒镜频繁地来回转动着,估量着地面好避开任何可能堪塌的落脚处。随着他们迈出的每一步,地面越来越倾斜,坡度越来越陡峭。闪电回头瞥向大黄蜂,手还撑在身前的一个岩块上。

“还好么?”他问道。

大黄蜂已经被落在了身后,他的步子比闪电的要小得多以至于被稍大些的障碍物减缓了不少。但他似乎也跟得上,只是在闪电开口时惊到般滑了一下。

“还行,”大黄蜂说。“但是绕开走的话我会更好。

闪电叹了口气,想回嘴但又忍下了那股冲动。一阵担忧萦绕着他的油箱——他还没想过对大黄蜂来说要爬这样一座山脊会困难多少。他的腿要短上许多,大幅度限制了他的能力令他无法直接跨过那些似乎并不稳固的岩块和盖满了雪的土坡。闪电紧张地咬了咬嘴唇。

“你确定吗?”闪电喊道。“如果你想的话,可以爬上来让我背。那样会容易得——”

“这是你出的馊主意,漏电的!”大黄蜂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明显比闪电意料到的要气恼。“我知道,好嘛?”

闪电眯紧了光镜,看着大黄蜂再往上攀了几步,专注般皱着他的面甲。“我只是想确保你不会摔下去,”闪电说,压下了视线中闪过的那抹深红色。

“我不会的,”大黄蜂反驳。“我更担心你那条烂腿会撑不住。现在安静,转身,继续爬。我没事。

闪电呼一口气转过了身面对着身前的石块,伸手摸索着一个稳固的支撑把自己再往上拉了几码。那感觉真的令人很不自在,处在这样一个要走太陡峭要爬又太平坦的角度。一丛丛雪塌下来擦过闪电的装甲落下去,一团团白在它们落地的地方 一声散开。闪电咕哝几声,转向灰蒙蒙的天空继续着他别扭的半走半爬。

大黄蜂的固执是,不知怎么地,既可喜又恼人。虽然闪电不怎么能怪他——他自己也没什么不同。毕竟是他坚持了要攀登过去,而为此他的奖赏便是身后那个烦躁地不停嘟囔着的小汽车人和自己膝关节中愈发明显的那股钝痛。

好极了,闪电悻悻地想着。我的腿疼。...可能这的确不是最佳方案。

闪电咬了咬牙关继续爬。大黄蜂是对的——这是他的主意。他得坚持下去。他伸手想抓住另一块突起把自己往上拉,接着他腿上的伤处就炸开了一阵剧痛让他的显像器一并被警报点亮了起来。闪电蹒跚着错过了他的目标,急着想找回支撑却只抓上了一把雪并不小心把它抛到了身后。

渣的,他想着,牙关狠狠地咬在了一起,强迫自己伸手好找到另一个坚固些的岩块抓稳。

大黄蜂在下面某处惊呼了一声,在一声轻 落地之后他恼怒地低吼了起来。“嘿,混账!”他叫着。“你能往我这儿丢雪块吗?”

“那是个意外,”闪电咕哝道。

“我听不见你,蠢家伙!”

“我说,”闪电低声咆哮道,视线中糊着的满是腥红,“那是个意外!

他抓起满手的雪把它抛到了身后。大黄蜂惊叫起来,白雪正砸在他的头雕上让另一声在空气中回荡着。“住手!”他咒骂道。“那它渣湿答答的!还冷!”

“那是雪,”闪电喊着。“它当然是冷的!”

“继续走就是了!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哦,就像你认为往北走不是个好主意的时候?”闪电吼道。

“闭上你的臭嘴!我们离城市很近了,你自己说的!”大黄蜂的排气扇轰鸣着换出了一阵接一阵的热气,他荡上另一处落脚点,眯紧了光镜。“继续就是了!现在可不是生气的好时候!”

“我正在走!”闪电恼火地踩上了另一块大石头,没能准确判断到此举会在他腿上施加的压力,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双手拼命扒拉起来想找回支撑点。大黄蜂喊了些什么闪电没办法透过滚石的声响听见的东西。之后他勉强抓上了一棵树,安静地喘息着让视线中那抹深红色退了下去。

“闪电!”大黄蜂叫道,愤怒显然已经消退被担忧所取代了。“你还好吗?”

闪电花了好一会才让换气的频率换下来,没有会话,只是看着几块卵石从身边掉了下去不见踪影。他随着它们的路线向源头望去,注意到他正拉着的那棵树的根正被滴落的雪水一点一点暴露出来。

不妙。

“Blitzy!”大黄蜂重复道。“你——”

“安静,”闪电说,不敢轻举妄动,看着自己紧握着树干的手微微颤动起来。

“怎么啦?”大黄蜂在他身后喊着,几道细微的刮蹭声表明着他正在往上爬。“是不是你的腿?我早说了——

“别动,”闪电命令道。那刮蹭声突兀地停下了。“我们处的位置离地面有多远?”

“什么?”

“回答我,”闪电很快说,那棵树的根系正在逐渐脱离地面,恐惧在他的处理器里缓缓蔓延开来。几块松脱的石子从他身边滚落了下去,他望向它们的来源,看着白雪上压着的一个岩块基部渐渐松动,正以一种令人心惊胆战的速度慢慢滑下来。他踏在那不稳固的突起上的腿因无力打起了颤,那股钝痛显得愈发尖锐,他的膝关节仍保持着一个随时都要崩溃的角度。

“呃——大概几百尺吧?”大黄蜂回道,语气中满是疑问。“为什么——”

“不要待在我后面,出来,现在,”闪电说,试着尽可能快地理清现状。眼下要么是这棵树支撑不住被连根拔起让他滑落下去过个几百尺,可能还会直接撞到大黄蜂身上,要么就是他先撑不住然后毫无疑问地引发一场雪崩。他盯着那棵树,另一条根脱落出来,树干在他的重压下紧绷般弯曲着,

“到底怎么回事儿?”大黄蜂说道。“你说了别动!”

“我改主意了!”闪电叫道,恐慌占据了他的火种,他感受着腿上的金属开始逐渐扭曲,努力试着让自己保持在原地不动。那树吱呀几声,更多根系从地里脱开溅了几块土到闪电的面甲上。“快走!

闪电几乎没有听见大黄蜂攀动的声音,他的腿终于崩溃然后不由自主地弯曲让脚下本就松动的岩块滚落了下去。大黄蜂慌乱地喊出了声,紧接着一声就在闪电的音频接收器旁无比清晰地回荡了起来。

“大黄蜂?”他喊道。“渣的——”

闪电的腿就像烧着了一般火辣辣地疼,正当他拉着的那棵树被整个连根拔起时他一使劲儿抓上左侧一个坚固些的岩块把自己拉了上去。他转过身,祈祷着大黄蜂有及时躲开,看见对方正紧靠着一个不大的屏障让他顿时松了一口气,不过他的额头上多了个不小的凹痕。

“你还好么?”闪电喘着气,伤腿失去了支点无力地在他身下悬空着,他的手指轻颤着紧扒在地面上试着让自己保持平衡。

“你砸了一块石头到我头上,”大黄蜂说,声音有些嘶哑。“但是,呃... 大概吧?你... 你的腿。”

“先别担心那个,”闪电深呼一口气,盯着他刚离开那个位置上的雪一点一点地滑落下去。在保证不松脱的情况下他尽可能远地向下伸出了一只手。“爬上来。快点。”

大黄蜂的光镜在煎熬般漫长的一秒钟之后才得以聚焦到闪电身上。“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他迟钝地说道。

“是的,”闪电说,摆了摆手要求他照做。“许多石块都被我弄松了。你需要在别的东西砸到你之前赶紧爬上来。”

“欸额... 好,”大黄蜂说道,声音含糊。他伸手碰了碰自己的额头,几丝亮粉色染上了他的指尖。“嗷。”

“我可以帮忙维修,”闪电说道,语气快了许多,他的危机感每秒钟都在成倍增长,看着更大块的岩石也开始逐渐松动,根基部位的泥土在它们底下慢慢崩塌着。“但是你得上来。现在。”

大黄蜂晕乎乎地盯着自己的手指,以一种反常的兴趣审视着它们。“可我不想,”他说。

“什么?”

“不想回去。”

“你在说什——大黄蜂,现在就给我上来!”一块闪电拳头那么大的岩石落了下去与大黄蜂擦肩而过,顺着山脊滚动带下了许多额外的泥雪。“你被砸到头了,在胡思乱想而已。但是你得上来这里。现在。”

“哦,”大黄蜂木木地回道。“好。来了。”

他连一步都没来得及迈出就听喀砬一声,一层厚厚的淤泥加页岩崩塌掉顺着陡峭的山崖滑了下去,一路连带扯下了好几丛灌木还撞散了过道上的雪堆。一棵枯木被扯断了根系,沿着坡滚落下来让越来越多的石块开始松脱。闪电咒骂一句转身朝向了大黄蜂,手仍然伸着。大黄蜂似乎才注意到事态的严重性,光镜中闪烁着的满是恐惧。他慌忙朝闪电爬了过去。

“就这样,”闪电低语道,强迫自己忽视腿上伤处的灼痛感,驱走了任何弹进视线的警报。“就差一点了,大黄蜂。”

“别——”

另一块石板从地面上脱了出来径直朝大黄蜂滑过去。尖叫了一声,自卫本能让大黄蜂条件反射地捂上了自己的头雕。闪电差点摔了下去急着想拉住对方,他的火种感到像是被什么紧紧攥住了无法动弹。但另一个朝他们两个砸了下来的庞大石块令他只得躲开,还险些把他的手也碾成粉末。

“大黄蜂!”他叫道,惊恐地看着一场雪崩就发生在了他的脚下,雪水、淤泥、石块和植株卷在一起崩塌坠下了他们身下几百尺高的山崖。闪电刚瞥见大黄蜂的明黄色涂装他就被完全淹没在了一片灰与褐之中,如同他们身边的泥石流一般失控地往下坠。

“炉渣!”闪电喊出了声,不得已把自己拉了上去好扶住另一棵似乎还算稳固的树,焦急地把他目前的选择一遍又一遍地在脑海中过。如果他现在下去,他不但会失去营救对方的机会,还很可能让自己也被卷走并受损。但如果他继续等,就怕那山崩会将大黄蜂掩埋损害至无法修复的地步。

炉渣!”闪电又喊了一声,抓在树干上的手剧烈颤抖起来。“炉渣,炉渣,炉渣!大黄蜂!”

他别无选择只得继续等,颤抖着看着眼前的山脊崩裂,一块接一块的石头不断滚落。闪电闭紧了光镜,祈祷着兴许奇迹般地,大黄蜂能及时做出反应保护自己不会受到什么致命伤。

去他渣的,这都是我的错——!

那场雪崩无疑只持续了几分钟,但在闪电听来却像是像是几个小时,随着滚雷般的响声几千块岩石不停互相碰撞,铺满了山崖的白雪混杂在其中一路滑落令其颇有些势不可挡的意味。当响声终于停止剩下的只有死一般的寂静,闪电睁开了光镜,单筒镜在远处的废墟上不停地来回搜索着。

“大黄蜂?”他叫道。“大黄蜂——哦,渣的。”

闪电想都不想便松开手,顺着满山的新鲜淤泥连滚带爬地滑了似乎有几个世纪之后才停下来。伤腿灼烧一般痛着,他挣扎着站了起来冲向在山脚下形成的那团乱,搜寻着任何那抹亮黄色的迹象。

“大黄蜂?”他呼唤着对方的名字,抓起一把又一把的污泥和石块就往旁边丢。“大黄蜂!”

他的视线被红色模糊成了一片,闪电愤怒地尖叫起来,把成堆成堆的残渣挖起来甩到一旁。

这是他的错。在那么久的共处,那么长的路途,在所有他们共同度过的一切之后,他们的旅程就要以这种方式结束?

“大黄蜂!”

那唯一一个会认真倾听闪电诉说,唯一一个真正关心过他的机子,被他愚蠢的固执掩埋在了一场雪崩之下——

“大黄蜂,你个死虫子,要是你现在还不给我露面——!

闪电俯下身搬起了一个岩块尖叫着把它抛到了一旁。它在远处某个地方砸倒了棵树让一声巨响回荡在整个森林中。

“大黄蜂!”

对不起,闪电不顾一切地想着。拜托了,别出事,让我找到你——

闪电抬起了另一个石块,他的火种怦怦跳着,面甲抽疼起来,腿上的灼痛愈发严重。正当那石块要被他咆哮着抛开的时候他看见了什么——一丝,细微得几乎难以觉察的亮黄色。他凝固在原地让一抹凉意涌上了他的脊柱,随后把那块石头丢在一边,对着面前无穷无尽般的一堆淤泥石块就挖了起来直到他的指尖拂过了什么光滑的物件——金属

“大黄蜂?”他倒吸一口凉气,慌忙使劲扒拉起来想找回他刚碰到的东西。几下子之后一条几乎彻底报废的手臂露了出来,差不多所有的漆都被刮掉了,曾经光滑的表面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凹痕。但闪电可顾不得这么多——他抓住大黄蜂的手臂,把对方了无生气的身躯从石块之中扯了出来抱在自己怀里。

“大黄蜂,”他又说了一次,打量着对方的机身。大黄蜂的光学镜半睁着,其后的光芒微弱但仍在亮,胸甲上横过的一道裂口露出了他依然在跳动的火种。闪电的面甲再一次抽痛起来。他抱起大黄蜂离开了那座山崖,急着想找到任何可以落脚的地方。

“你不会有事的,大黄蜂,”他说道,不在乎对方能否听见。“你不会有事的。我会把你修好的,行吗?就像你之前修我一样。”

闪电不知道没了大黄蜂的电钻他要怎么做维修,但他此时已经顾不上逻辑了。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他都要确保大黄蜂能够平安无事。无论如何。

tbc.

————————————————————

————————————————————

评论(8)

热度(30)